衝突

總覺得最近的自己像在進行一場無聲的抗議,既想要繼續現在的工作,但生理上卻覺得無法長期負荷,內在與外在相互衝突。

導致,雖然我依舊努力工作,但實際上是一直詛咒自己,希望自己可以生一場病,然後合理的休息。

不知道該如何是好,不想放棄,卻又好想逃離,又是左右掙扎,常常會有種「就此消失吧」的念頭。

消失的話,就不是放棄了。

沒有放棄,就不算輸了,我很討厭輸,很討厭很討厭….

所以,

沒有跟任何人告別,就這樣從空氣中蒸發。

我想我追求的是過勞死吧。

Share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CAPTCH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