結婚就是一場大地遊戲

結婚最好玩的,就是可以參與各種儀式所需準備的要件。像是選戒指、拍婚紗、找攝影師、喜餅試吃、婚宴場地、新秘預約等等,簡直像人生版的大地遊戲一樣,許多新娘們雖然抱怨著過程很麻煩,但其實在籌劃與規劃自己想要的婚禮是很有趣的。

因為我跟勝桑已經台灣日本都完成結婚登記了,並且很快訂好大致的喜宴日期,加上沒有帶球跑,所以沒有甚麼時間壓力。

因為是異國婚姻,所以父母就跟我表明為了雙方方便,所以希望兩方習俗、禮俗全免,也沒有依照習俗跟男方談論聘金或是吃餅錢…之類,反正就簡化為日本喜宴由男方主場,台灣喜宴則女方主場。雙方長輩只要互相參加出席即可。

不用媒人婆、不用迎娶儀式、也免去了我最不想碰到的拜別父母(因為還盤算著時時回娘家吃家裡的免錢飯,怎麼可以這麼快放棄當女兒指使媽媽的權利。

常看到準新娘社團裡有許多結婚流程和細節的資料分享,但因為我已經簡化到只有婚紗照、台灣喜宴兩大項,所以只有一些細節如喜餅、新秘、婚攝等要決定,但離喜宴補請還很久,目前差不多一個月決定一件事就好,心情上也很輕鬆。

目前剛完成婚紗攝影,維持之前挑婚紗公司的模式,攝影地點盡量離住處越近越好。

而明年喜宴的新娘秘書,煩惱時期也很短,在試妝後,就選了媽媽朋友的鄰居(離我娘家也蠻近的)。

從一項項的婚禮代辦事項中,要決定的事許多,樣樣都是選擇,而這些選擇,或多或少反映出了新人的人生觀。

我的話,大概就是「懶惰」「虎頭蛇尾」的結合吧。

興沖沖的看了許多婚紗公司、新秘的資料,但真正決定時,幾乎全靠直覺(又或者半放棄的狀態….)。拍攝婚紗照那日,設計師來跟我討論髮型,因為自己準備的髮型資料,設計師說不太懂我喜歡的標準,當下我一秒放棄自己的資料,設計師也很傻眼。

這是我準備的 資料跟道具,但以你們方便為主,最後通通沒用到也沒關係

設計師轉頭跟攝影師說「她今天一直都是這個狀態」(有也好,沒有就算了,不強求的狀態)

勝桑算是很典型的男性代表,跟婚紗公司溝通的過程,幾乎完全沒意見「老婆開心就好」。
或許有些人會抱怨先生參與度低,但我覺得這樣反而方便,只要一個人決定即可。

拍攝婚紗的前一日,經常煩惱準備的道具和服裝有沒有遺漏的部分,
但勝桑認為「就當是場小旅行,當天開開心心的去玩就好,其他的部分都讓專業的婚紗公司處裡即可

雖然他這種「時到時擔當(台語)」有時讓人惱怒計畫不周全,一副螺絲沒鎖緊的感覺,但也正是這樣的他吸引(提醒)著我「做事要保有彈性」。

完成婚紗拍攝後,下一個大項目就是日本的神社婚禮。很期待!

Share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CAPTCH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