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憶兩人的初次見面

跟勝さん總有睡前說說話的習慣,大部分是垃圾話,以惹怒對方為樂,不然就是閒聊今天各自的新鮮事。前幾天勝さん開了個頭

「妳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嗎?」

然後,有點悲傷的發現….我跟勝さん對於「兩人初次見面」並沒有共同的回憶。

對我而言,我很清楚我是在第一次踏進勝さん店裡之前,在馬路邊停好車後,透過店的玻璃窗第一次看到他的身影,那個時候,我就很清楚的知道「He is the one」他就是我在找的人

過去有本很有名的書《秘密》,它主要是強調宇宙裡吸引力法則,雖然是本讓人半信半疑的書,但我對於裡面的談到「吸引理想伴侶」的一個案例很有印象:

案主她每晚都有個習慣。在睡覺前時腦海裡描繪著她理想伴侶在形象,然後想像他是睡在她的旁邊,她也習慣在睡覺時將床留一個位置給她想像中的那位理想伴侶。這樣持續冥想一段時間,後來她真的碰到她的理想的另一伴。(拿時候讀到這段覺得既玄乎,又有點羨慕….

但在遇到勝さん前的那段時間,正好是我從上一段失戀低潮中,開始嘗試重新自己的人生階段(現在寫來輕巧,但其實那之前根本是一段悲痛欲絕的時期)。在那時候,我就開始嘗試在睡前想像我的理想對象。

「身高不高不矮,中等身材(平均身高左右),溫柔而讓人安心的類型,重點是看起順眼,禿頭也無訪,但不要過胖,能接受稍微的發福」但是沒有具體的長相,所以…我想像中每晚躺在我身邊的人,都是一個「感覺的形象」,但他是沒有臉的….(應該說,臉部輪廓是模糊的)

直到,在那個窗外走進勝さん店裡的瞬間、看到勝さん的第一眼,就好像那個拼圖終於完整的感覺。

「就是這個人」
如果說理想形象的外型是甚麼長相的話,那就是勝さん的臉了!(當然,整個體格也都是我的菜)

對我來講,跟勝さん的初次見面是如此的衝擊性,而具影響力的!

************
然而,對勝さん而言,卻是完完全全的相反。

他沒有我第一次拜訪他店裡的印象,也不記得我的名字,送他的生日禮物他很喜歡,但卻不知道是誰送的(我有屬名,但他連結不起長相和名字),只隱約記得我是他那段時間的常客,但我出現的次數跟時間不固定,也有直接消失一個月的時候,所以他對我的印象只有「啊,那個很瘦的女生」(這時該感謝失戀讓人消瘦嗎….

開始終於對我有比較深的印象,就是他店裡準備搬遷之前的感謝活動,也可以說是舊店址的最後一個活動….

那時我煮了一鍋剝皮辣椒雞湯帶去,當作他店裡與大家分享的其中一道料理。

那天,勝さん一直在店裡忙進忙出,只有吃到一碗。也沒有可以聊天打招呼的時機。

雞湯很是搶手,很快就被吃光了。到了晚上九點,多數客人正聊在興頭上,還沒有人離開,
但我已清楚沒有可以搭訕聊天的時機,也很識相地收拾離開。

沒想到勝さん注意到我低調地離開,追了出來,跟我道謝,
我好想跟他聊天(內心吶喊),但那天正是寒流來的超低溫,所以我只說出請他趕快回店裡,避免著涼感冒之類的話,事後懊悔不已沒能跟他多說上幾句。

但也因此,他注意到….這個女生很關心他的健康,也在此時,我在勝さん的記憶裡,有了具體的印象。

Share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CAPTCH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