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族晚餐的小確幸


(圖文不符,圖為跟先生到美山的照片)
這次回婆家,有件小事讓我印象深刻。

在回台灣的最後一晚,勝さん的姑姑、姑丈一家也到公公家一起聚餐。
姑丈帶了許多牛肉過來,晚餐現煮和風壽喜燒來吃,
姑丈前後煮了京都口味的和大阪口味的兩種口味牛肉料理給大家吃,
(料理方式差不多,但京都的口味比大阪的味道要更重些)

我愛吃肉,滿滿豐富的牛肉晚餐應該是很開心的,
但其實,我還沒有很習慣日本的料理口味,對我來說,日本的調味還是太重了…
而婆家親戚跟我先生在用餐習慣上,只要看到有人盤子空了,經常會主動的加料進去。
怕被一直增加牛肉料理(畢竟大家都知道我喜歡吃肉),所以吃肉速度開始減緩,
盡可能地多吃菜,再斟酌的吃一些肉,盡量讓我自己盤內的肉不要空了 (一旦空了,會被增加牛肉進來)
但不想要被發現自己吃不習慣,所以儘可能地假裝自己一直有在吃東西(用喝飲料和吃菜來掩飾)

殊不知,勝さん真的是對我所有舉動瞭若指掌,
他看出我吃不習慣,就默默的把他的空盤子和我的盤子交換,
低調地把我吃不慣的剩食拿去解決了….

覺得有夫如此,總是時時看顧著自己,
真的又是個一千零一次覺得人生隊友,有你作伴真好~

註:壽喜燒的肉,有點類似下圖這種牛丼飯的肉。
但是味道會更重一些,這張照片的牛丼飯是勝さん做給我的晚餐,一般他會調整口味,弄得清淡一點來符合我的飲食習慣…

Share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CAPTCHA